分类
未分类

2d天堂

水一心眼眶微微发红,感动于他们对自己的好。

“我知道,我一直都知道。”所以部队才是她的家,只有这里,才能给她安感。

“早点休息吧,不用多想,老冷找的律师绝对没问题的,你的背后还有我们。”政委在她肩头拍了拍,让她放心。

看着政委转身,水一心突然开口叫道:“他是不是明天就要穿越死亡山峰了?”

水一心问着,身子慢慢的收紧,放在身侧的说慢慢的握住了衣服的菱角。

政委顿住了自己的脚步,身上的水渍慢慢的滴落在了地上。

“早点休息吧。”政委说着,大踏步的走进了雨中。

有的时候,沉默,就是最好的答案。

水一心失魂落魄的回了家,打开门,一片黑暗,伸手将灯打开,太久没人住的家处处泛着寒气,她不知道这寒气是因为这雨天,还是因为她的心。

慢慢的走在这不大的房间里,每个角落都是他们的记忆,她嘴角微微上扬,抚摸着他坐过的沙发,看着他走向厨房的轨迹。

“四爷,我等你明天回来。”水一心低声开口说着。

也许,她从法院出来,他就已经在等着自己了。

阳光有活力清秀美女暖系唯美写真

也许,他会在开庭的时候站在听审区看着自己。

大雨一夜未停,政委亲自送她去了法院,他一身笔挺的中校空军军装证明了他的立场,所有和水一心作对的人都是在和他们部队作对。

开庭之前,莫倾城看着她的神色,低声安抚:“不用担心,邪不胜正,我保证还你一个公道。”

水一心点头,她自然是信莫倾城的,她是四爷为自己找来的人。

可是她担心的是那个远在千里之外的男人,回头看着外面的大雨,低声开口:“为什么还在下雨,该停了。”不知道他那边是不是也在下雨。

莫倾城除了是一位律师,还是一位军嫂,一位海军特种兵的妻子,所以她能理解水一心的心情。

“他也不会有事的。”莫倾城再次开口安抚。

水一心这次却没有点头,这件事上她谁都不信,除非他能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时间差不多了,莫倾城带着水一心进去,她要还给水家一个公道。

雪山之巅。

郁子明靠在山峰之上,手里握着一束枯败的郁金香,眼眸深沉,始终抬头看着那嘶鸣而过的雄鹰。

“爷,准备好了。”属下过来开口说道。

郁子明丢掉了自己手里那朵枯败的郁金香,站直了自己的身子:“走吧。”

“郁子明,你疯了吗?”郁子明还未上飞机,耶律澹台突然出现一手握住了他的衣领,“你真的要这么做?”

郁子明低头看着衣领处的大手,嘴角微微上扬:“这是最好的机会不是吗?”他说着,慢慢的抬手推开了耶律澹台的手。

“郁子明,那是你最好的兄弟。”耶律澹台愤怒开口。

“哈哈——最好的兄弟。”郁子明眼神之中突然蓬发出了无尽了恨意,“我最好的兄弟,在生死关头丢下了我,那生不如死的一年早就把那些兄弟情磨灭了,我要的是他的命。”

“郁子明。”耶律澹台再次拉住要走的他,他不信,痛苦折磨可以改变他,“郁子明。”

郁子明回头,一脚毫不留情的踹在了他的肚子上:“如果真的把他当成你的好兄弟,还是回去好好照顾他老婆吧。”郁子明看着趴在地上的耶律澹台,嘴角微微上扬,笑意深邃,转身离开了这里。

机场起飞前。

天气阴沉,也许今天不是一个飞行的好天,却是他们计划已久的日子,所以只能是今天。

冷烈风一身飞行装,身后三架最新的歼二十,他双手背在自己身后。

方飞依旧不服气的站在他身边:“为什么要这么安排,我是你的副手。”方飞不明白,为什么在最后,首长却突然改变了方案,他要自己驾驶飞机越过死亡山峰。

“方飞,你要做的事情就是,记录好我告诉你的每个数据,这就是副手该做的工作。”他说着,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回头看着自己最终选出来的四位飞行员,“记住,作为一个合格的飞行员,你们要知道,你们肩头扛着的是什么,你们时刻都要记得,你们的目的是什么。”

“是。”四人立正敬礼,成为了最标准士兵。

冷烈风再次回头看着天空:“出发。”他说着,率先上了飞机。

林湛看着歼二十起飞,放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。

猎鹰飞过,发出一声嘶哑的鸣叫。

A是法院。

冷家的律师一直都是业界的神级别人物,所以莫倾城面对他还是废了一些功夫,一场唇枪舌战,从上午十点持续到了下午四点。

最后冷冰月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了无期徒刑,这个结果也许不是水一诺想要看到的,可是水一心却不想在继续下去了,一生的牢狱,对她来说,应该是最严厉的惩罚了。

冷冰月被带下去的时候,反而是安静了许多,她路过水一心的时候看着她,嘴角微微上扬,带着无尽的讽刺。

水一心看着她被带走,看着老太太晕倒当场,却也只是静静的看着。

莫倾城从上面下来,抱着自己怀中的文案:“一心,希望你不会怪我,也许死刑是最好的,但是我不想让你们之间再次背负上人命,感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坚强。”

“我明白,谢谢你。”水一心真诚道谢,也许,这是最好的结果。

赢了官司,她却没有开心的感觉,外面的雨依旧下个不停,淋淋漓漓的惹人心烦。

水一诺扶着水一心出去,这场官司就算赢了,姐姐也不可能真的开心,因为她爱的人叫——冷烈风。

雪上之巅,直升机与猎鹰齐飞,风势渐渐加大,冷烈风握着操纵盘,眉宇之间是淡淡的折痕,有条不紊的开口说着检测到的数据。

前放就是死亡山峰的最狭长的地点,冷烈风看着山峰之后出现的黑点,嘴角微微一勾,带着丝丝魅惑,伸手将放在胸口的平安符拿了出来。

修长的手指在上面慢慢抚摸着,她一共为自己求过两次平安符,都是因为她的都在意。

手指微微翻动,将俩面她为自己求来的平安符拿了出来,低声开口:“就让你陪着我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