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未分类

求小奶猫地址

   笑了一会,李美儿问四爷:“你以为,我只有这一张么,我不怕告诉你,我复印了很多很多,发球都够用了,你如果想要和我死扛到底,我就把你在这里干的事情告诉世界,你到时候就糟糕了。”

   李美儿得意的笑了笑,挑了下眉头,妖媚的脸越发猖狂。

   四爷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李美儿,看向别处:“死到临头还跟我讲条件,你随便吧。”

   四爷说完后退,抬起手打算收拾了李美儿。

   李美儿愣了一下,脸上换上阴狠模样,忽然说道:“冷烈风,别忘了,耶律家攥在我手里,你敢动我一下,耶律家的人就会部死。”

   冷烈风好笑:“威胁我,你以为耶律家是什么人?我冷烈风的妻儿老小都在山上,你不如试试?”

   “你……你和耶律澹台不是兄弟么?”李美儿有些担心了。

   四爷面容不改:“那是耶律澹台,你搞错了吧?”

   “那就对了,耶律澹台也在我手里,你要是动我,他也一样死。”李美儿士气高涨,说话也有气场了,一股狠劲。

   四爷微微笑了笑,测过脸看着从一边走来的人,一身黑色的衣服,带着帽子,李美儿看那个人走路的姿态越发奇怪:“你……”

   耶律澹台抬起带着皮手套的手摘掉头上的帽子,露出一张英俊逼人的脸,虽然已经人到中年,但是,岁月对他的怜惜从未少过,他的脸就好像是三十岁的男人,有岁月留给他的成熟稳重,有越来越浓的气质,却没有老去的影子,而他看上去和四爷相差不多,都还是那么年轻的模样,即便是身材也都完美无暇。

   耶律澹台停下,手里握着帽子,低着头,皱了皱如画勾勒的眉毛,缓缓抬头看着眼前的李美儿:“你来这里,就是个最错误的决定,这里是你回不去的一个地方,从你踏上这里开始。”

   居家清纯美女扮女仆

   耶律澹台说完李美儿想起什么,转身打算跑,转身后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,李美儿停下,显的彷徨恐惧,最后转身朝着耶律澹台大喊大叫,手舞足蹈起来。

   四爷放下手当场击毙了李美儿,李美儿身中数枪之后倒在了血泊里面,死的时候双眼圆睁,死不瞑目。

   四爷叫人收拾了现场,转身看着耶律澹台:“听说你给她陪床了?”

   周围很多的人,听见四爷这句话的人纷纷转身去看四爷,四爷正盯着耶律澹台,耶律澹台好笑:“那就是吧。”

   转身耶律澹台朝着山上走,四爷转身跟着回去。

   水一心在家里带孩子,四爷这么多的人出去再回来,带回来一个人。

   水一心站在门口看着澹台,虽然有些意外,但是意外也不是很多,对水一心来说,四爷出去肯定会没事回来,她看四爷出去的,当然知道四爷有多少把握。

   看到澹台水一心打了招呼:“回来了?”

   耶律澹台看着水一心:“还好么?”

   “还好,你也是?”水一心问过去,澹台想了一下:“算不上好,也说不上不好。”

   水一心笑了笑,太诚实了。

   四爷站在一边看了看天色:“准备吃饭。”

   水一心这才转身回去,准备吃饭的事情。

   小豆包和云中鹤坐在房间里面,听说来了客人才跟着出来,出了门看到澹台小豆包也没过去。

   四爷坐在一边坐着,叫小豆包:“包包,你过来一下。”

   小豆包抬头看看云中鹤,跟着云中鹤才走过去,云中鹤坐下摸了摸小豆包的头发,看向澹台,眼神平平淡淡,言语也没有任何交流。

   四爷本打算说什么,问小豆包记不记得耶律澹台了,云中鹤反倒先说:“包包,这是你耶律叔叔,他年轻的时候一直和你爸爸不错。”

   小豆包看着耶律澹台:“叔叔好。”

   耶律澹台笑了笑,俊脸淡淡的宠溺浮现出来:“你好。”

   小豆包笑了笑,很开心走到云中鹤身边坐下,四爷脸色紧绷绷的,转身去看云中鹤:“什么意思?”

   澹台抬起手按住四爷的手臂:“没你的事。”

   四爷的脸阴沉沉的看了一眼耶律澹台,耶律澹台说:“既然当初我已经放弃了,现在就不能再捡起来,这不是我该做的。”

   四爷挑眉:“爷可没说那些。”

   “既然没说就算了,我很喜欢这孩子,想多看看,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 四爷愣了一下,起身站了起来,去媳妇的厨房看看,其他的几个孩子也都陆续出来,看到有客人来了,都围上来看,云中鹤还算是给些面子。

   “越翼,这是你澹台伯伯。”云中鹤说着冷越翼走过去,站在澹台面前叫道:“伯伯好。”

   耶律澹台转过去看着冷越翼打量着,他问冷越翼:“你是冷越翼?”

   “是。”冷越翼看了一眼云中鹤回答,耶律澹台笑了笑:“青出于蓝,你比你爸爸小时候长得要端正多了。”

   冷越翼没有回答,石头站在一边想了一下:“你是谁?”

   “谁也不是。”澹台看着石头,打量了一下:“你是谁?”

   “为什么告诉你?”石头一脸你都不告诉我,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的样子。

   冷越翼回答:“石头是我弟弟。”

   “难怪长得有几分神似。”澹台坐了一会,看着然然:“你呢?”

   “她是我的公主。”石头说道,澹台一脸好笑:“公主很漂亮。”

   “是,谢谢。”石头说道,然然脸红,不高兴的看了一眼石头,说:“我叫然然。”

   “然然很好听。”

   “……”然然立刻高兴的笑了。

   “包包跟越翼去玩。”云中鹤说道,小豆包就跟着冷越翼他们去玩,头也不回的跑了。

   看着小豆包离开,耶律澹台说:“她已经不记得我了。”

   “以后她也不会记得。”

   耶律澹台去看冷漠的云中鹤,云中鹤说:“你生我养,虽然这关系你更亲密,但是你只是帮他开启了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门,真正对她好的人却不是你。

   爱一个人也好,恨一个人也好,你并不称职,为了一己私欲放弃了她,注定你们已经没有缘分,我不希望有人在因为任何事情打包包的注意,不论是你还是耶律家,我都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
   云中鹤起身站起来,握着拐杖走去门口,出了门去找女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