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茄子视频app老版手机版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正逢zz回来,看见这场面,差点吓趴下。

   【宿主,能量借到了,我这就送回去!】

   不得不承认,关键时刻,果然还是uu比它靠谱。

   绫清玄还有话想跟这雾说,眼前一晃,她的身影从空间里消失。

   zz试探性的靠近,看见那遍布的红色,叹了口气。

   【放心,宿主不会不要的。】

   zz脑海里的电波闪动几下。

   ‘攻略……进度百分之……’

   那红色的雾久久没有散去,zz只好抱着猪蹄滚到一边。

   这一个两个的,真是令猪为难。

   ……

   调皮可爱清新女生活力阳光写真集

   地牢。

   今日来的人只有一个,而且还是只来过一次的新手。

   吕兮枝将头发斜扎着,用衣袖将脸上蹭了蹭,露出消瘦的脸庞。

   那人看上去岁数不大,像是新加入的,即使经历过一次割肉取血,但拿着小刀的手还是会抖。

   “怎么就轮到我做这个了,哎。”

   他解开锁链,先是给罗致下药,让他毫无反抗之力,这才掀开他的衣服。

   血煞门最近不太平。

   大部分的人都被教主分配出去找医师了,还有一部分去神医谷守着。

   他们零零散散的,这样很容易被别人直捣黄龙啊。

   男子比划两下,准备下手的时候,旁边传来动静。

   “有、有水吗?”

   他朝那边看去,吕兮枝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。

   即使这么多天不见天日,她也曾是个漂亮的女子,一双眼直看得人心生怜意。

   “……有。”那人看了眼昏睡的罗致,丢开他,给吕兮枝倒了碗水。

   “谢谢,今日怎么只有一人?”

   吕兮枝接过水,小口喝着,顺便搭话。

   男人知道自己不能理会,但看到她大开的领口,露出些许灰尘痕迹的肌肤,喉结不自觉动了下。

   血煞门都是男子,没有女子,他们平时也是打打杀杀。

   年轻气盛的男子多了去,偶尔休息,他们也会去街道逛逛。

   囚牢只有三人,一男一女,还有一人昏迷。

   男人色从心起,靠近吕兮枝那边的囚牢,“他们去神医谷了。”

   “神医谷?”吕兮枝转着眸子,“神医谷出什么事了?”

   对于男人来说,也不是什么大事,他解开锁链说道:“听说神医死了。”

   “什么?”吕兮枝手中的碗碎在了地上。

   司徒绫死了?

   “呵呵。”吕兮枝掩嘴笑了起来,“真的假的?”

   “这个待会儿我们慢慢说。”男人凑近,轻易将她推倒在地,猴急的撕衣服。

   一个囚犯而已,迟早要死,真做了什么,也不会出什么事。

   他刚准备俯身,脖颈一疼,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。

   身下的女子眉眼弯弯,手里还拿着茶碗的碎片。

   “……”她什么时候准备的。

   “多谢。”吕兮枝推开他,眸中盛满笑意。

   属于她的机会,终于来了。

   罗致清醒的时候已经将地图的藏匿位置告诉了她。

   虽然不知道罗月是不是姬月离,但那个信息点一定可以利用上。

   她起身,丢下手里的碎片,将那人身上的碎银子扒走。

   抽出那男人别在腰间的刀,往旁边的囚牢走去。

   这之后的武林排行榜,几大门派角逐推选人,皇家授尊,她都提前知晓经过。

   先逃出去再说。

   望着昏迷的罗致,她举起了刀。

   ……

   神医谷。

   “姬月离!让我进去!我也是医师,让我看看师姐到底怎么了!”

   子易在外喊着,血煞门的人个个拿着刀拦他。

   他往前,身上便会被划上一刀。

   “姬月离!”他怒吼着,“我不信师姐死了,让我进去,让我进去!”

   他经历过爹娘的死亡,可是当绫清玄突然倒下的时候,他觉得重新建立起的天都快塌下。

   手里紧紧握着药瓶,他无声哽咽。

   被嫉妒冲昏了头脑,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错事。

   他前段时间做了一种毒,无色无味,只是想试这个,让师姐不会离开自己而已,便偷偷洒在绫清玄房间周围。

   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师姐才会倒下,他得进去看看才能确认。

   可姬月离完全不让他近身。

   “姬月离,师姐不会死的,让我进去看一眼,就一眼!”

   里面没有声音传来,愧疚与自责,加上失血,让子易整个人虚脱的跌坐在地上。

   他想去看师姐。

   是他错了。

   他再也不会做这些伤害师姐的事了。

   屋外喧闹,屋内静悄悄。

   姬月离半坐在床上抱着身体冰凉的小姑娘。

   这三天,即使没了呼吸,她的身体也没腐坏。

   虽然这几天来的医师都说她没救了。

   但他有种预感,她没死,还会回来。

   她可是神医,哪有这么脆弱。

   姬月离双目无神道:“我这几天在身边形影不离,没洗澡换衣,以前说过不嫌弃我的,所以醒来之后,不准拿这个说我。”

   “绫儿,瞧我真是傻,跟求娶,却不知道下聘。”

   “我也是第一次,多担待。”

   他将脚踝上的铃铛解了下来,戴在了绫清玄的脚腕上。

   “以前送的东西都不喜欢,这个是我的贴身之物,所以不准不喜欢。”

   他抿唇沉默了会儿,房间里因为没有人说话,再次变得寂静。

   姬月离捂着眼,紧紧握着她的腿。

   绫儿,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醒。

   他怕他快要坚持不下去了。

   做她还活着,还能嫁给他的美梦。

   为什么,心会痛成这个样子,比当年被割肉取血的时候还痛。

   “抓着我的腿做什么。”

   清冷的嗓音突然出现,姬月离满腔悲意涌到一半卡住了。

   “绫儿?”他看清眼前小姑娘带着寒气的眸子,蓦的就愣住了。

   绫清玄动了动微僵的身体。

   这回来得真是猝不及防,回去再找zz算账。

   【……】默默缩角落,不敢说话。

   铃铛声轻轻响着,绫清玄暼了一眼。

   这不是小家伙的铃铛吗,怎么到她脚上了。

   他天天赤着脚到处走,这铃铛沾了不少灰吧。

   绫清玄有点想解下来。

   却见男子将她紧紧抱进怀里,声线颤抖。

   “绫儿,回来了。”

   小家伙抱得有些紧,快勒死她了。

   绫清玄往他腰上掐了一把,“松开。”

   姬月离摇头,“不松。”

   再不松这身体又要断气了!绫清玄想敲晕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