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视频app污污网站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看完原主的剧情,接下来便是崩坏位面的男女主了。

这个位面的女主叫做丁念雨,是浴凰国的公主,不仅受尽宠爱,还是几国争抢的美人。

及笄那年,她偶然听见冷宫的老嬷嬷提起公主小时候身上是有胎记的。

回去检查一番,她发现自己没有,便隐藏身份接近那老嬷嬷询问,这才发现了惊天秘密,真正的公主流落民间,她只是前皇后拿来顶替的人而已。

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失去现在享有的一切,她套出嬷嬷的话,让自己的死士将相关人员全部暗杀。

此后没了人威胁,她联合男主颠覆了王朝,成为尊贵无比的皇后。

绫清玄微蹙眉头,这剧情怎么有点耳熟。

古代女子就不能有别的志向吗,怎么都想着当皇后。

【宿主在此次位面的志向是什么?】

当然是成为称霸一方的地主婆。

【……】有、有志气!

暖春户外陈思颖美眉眉唯美写真

按理说皇帝是女主兄长,但因为没有真正的血缘,加上男主的诱哄和宠爱,女主便倒戈,反咬皇帝。

嗯,这皇帝也惨兮兮的。

不过那男主,感觉挺有计谋的样子。

【宿主,还有件事。】

说。

【原主就是流落民间的公主哦,只是因为出意外死了,才没有了后边参与的剧情。】

她就知道!

不跟女主扯上关系才怪了!

此次依旧是两个主线任务。

【主线任务一:夺回公主身份。】

【主线任务二:找到龙脉宝藏,阻止王朝覆灭。】

绫清玄想揪面前盛开得正艳的鲜花,但是她忍住了。

气得撒在女主身上,不能撒在花花草草上。

zz,本座去干掉女主,就能夺回公主之位了。

【请宿主放弃这个想法哦~】

不放,咬本座呀。

【宿主,我是猪不是狗,见过猪咬人吗!】

绫清玄没搭理,正想回房,杜凝香的丫鬟找来了。

“安小姐,我家小姐怎么还没出来?”

小丫鬟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,绫清玄语气淡漠,“去正厅找。”

她突然这么冷漠,小丫鬟一愣,尴尬中离开。

绫清玄回房,看着镜中的自己。

小姑娘三千墨发披散,只简单地插了簪子,她肤如脂凝,一双眼眸仿佛生来会说话般灵动不已,鼻梁下更是樱唇皓齿。

略施粉黛,明艳动人。

漂亮啊!

绫清玄捏了捏脸,感觉还不错。

【可惜是个大龄剩女呢。】zz吐槽。

说来也是,原主这都十八了,还未嫁人,在古代,这已经算是大龄妇女了。

绫清玄问道。

女主呢,不是跟原主同岁吗,她也是大龄妇女吧?

【咳咳,女主跟当朝大将军订婚了,所以不算是大龄。】

狗女人,订婚了还跟男主搞在一起。

绫清玄把玩着桌子上的胭脂,觉得无趣。

她还是安心当个地主婆吧,每天溜溜弯,收收租挺不错。

“小姐!小姐!”

这才刚安静下来,绫清玄的世界又喧闹起来,甘芷从外边跑进房里。

“小姐,杜小姐跟老爷告状,说您辱没了她,还无缘无故把她给伤了,现在人在老爷那哭呢。”

安家现在是安老爷当家,但他现在年纪大了,家里钱财也够,所以不爱管闲事。

家里一共两房夫人,大房整日花钱大手大脚,二房暗地里搞别的小动作也是偷花了不少钱。

家业堪忧啊。

绫清玄面目冷清,并未起身,“杜凝香哭了多久?”

甘芷觉得她跟不上自家小姐的脑回路了。

堪堪回答,“有一会儿了。”

女子素手撑着脑袋,慵懒悠然,“那就等等。”

甘芷:等?等什么?

……

“胡闹。”安老爷将手里的茶用力放在桌子上,看向下方那梨花带雨的姑娘。

安家与杜家本就交好,虽杜家的家财比不上安家,但好歹人家家里儿子是当官的,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。

“安伯伯,我也不知怎么惹到安凌了,她身体不好,我平时都迁就她,可今日她实在过分,竟是将我摔成这样,安伯伯,也不要怪她,说不准她是心情不好。”

杜凝香被她家丫鬟搀扶着,脸上泪水一片,心里却在咒骂着安凌那个老女人,居然对她下这么重的手。

可惜安凌的丫鬟去了这么久还没过来,她哭得脸红眼肿,泪水都流不出来了。

安老爷脸色不好,招手唤来下人,“把大小姐叫来。”

这丫头,仗着自己体弱多病,就欺辱人家姑娘,实在有失大家风范。

虽然她是他捡回来的,但好歹也这么大了,一点都不懂事。

他们等了一会儿,绫清玄才慢吞吞地过来。

看见那眼睛红肿得吓人的杜凝香,绫清玄摸了摸自己的眼边。

安老爷一见她这幅样子,凝眉道:“跟凝香是怎么回事?”

甘芷知道那杜凝香一定是添油加醋,便出声道:“老爷,是杜家小姐抢了小姐的砚台,还想推小姐,这才导致自己摔倒的。”

绫清玄神色漠然,给甘蔗加了好感分。

这丫鬟不错,知道为主说话。

谁知安老爷沉声道:“我问了吗,让家小姐自己说。”

甘芷愁着一张小脸,自家小姐不争不抢,也不爱争辩,肯定会吃亏的。

绫清玄倒是一点不在意,声音清脆无比,“我推的。”

“小姐!”甘芷恨铁不成钢,小姐这么实诚干嘛。

杜凝香见缝插针,连忙哭诉,“安凌,我只是想看看那砚台,为什么要推我?”

对上安老爷那探究的视线,绫清玄一点也没之前原主那柔弱样,反而站得比谁都要直,昂首挺胸,不带一丝怯弱。

“手滑。”

她给出答案,杜凝香微愣,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安老爷突然笑了。

“手滑?哈哈哈,丫头,跟爹说说,是怎么手滑了?”

杜凝香颤抖着唇,有些呆愣,安老爷他怎么表现得,和她想象中不一样?

她本想让安老爷罚安凌的,不想安老爷语气竟这般宠溺。

绫清玄眸光微动,语气淡淡,“自然是以其人之道,还其人之身。”

这话聪明人明白得很,安老爷微微点头,对着杜凝香道:“我家丫头身体不好,凝香懂事,就多迁就些,医药费我会让人送到府上,先回去。”

“安伯伯……”杜凝香咬着牙,完全没想到事态会这么发展,安老爷他以前不是有错就罚的性子吗,怎么今日,竟是替安凌说话了。“送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