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麻豆传媒原创视频百度云

夜威宠溺地笑了笑:“自然是真的。”

他侧过身,对着班主任道了谢,便领着易琳从学校出去了。

小丫头穿着校服,走在午时的阳光下朝气蓬勃,那种不染尘埃的干净,让夜威瞧上一眼,便觉得心里敞亮了不少。

车子停在校门口,他很绅士地帮易琳打开车门,她立即钻了进去!

小丫头坐在后车座上。

后车座的边上刚好有一只漂亮的珠宝袋子。

她好奇地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明显是女孩子的首饰啊!

夜威的眼,透过后视镜幽幽扫了她一眼,轻声道:“赛车俱乐部的奖品。今天闲着没事干,上午去跟朋友们赛了一场,拿了第一,赢回来的。”

“肯定是个很土豪的俱乐部吧?这个牌子很贵的!”易琳说着,忍不住好奇地问:“我能看看吗?”

实际上,她已经将袋子拿在了手心里,里面漂亮的黑色天鹅绒礼盒也拿出来了。

夜威不动声色:“看吧!”

清纯美女天香国色如花仙子户外写真图

她打开盒子。

里面是一条非常漂亮的钻石手链,造型很可爱,手链上还有零零散散的坠子落下来,是她喜欢的小鱼的形状,一粒粒碎钻嵌在小鱼的身上,随着光线折射出五彩的光。

“美!”易琳点了个头,特别喜欢:“太美了!”

她最喜欢的就是小美人鱼的故事,也喜欢各种小鱼、人鱼造型的物件。

夜威非常继续平静道:“嗯。”

易琳的小眼珠子转了转,凑上前,在他耳边文:“乔老三,这手链打算送给谁啊?干妈还是大嫂?”

夜威蹙了个眉,似乎不想给她们:“她们收拾都很多了,这个是战利品,我还是留着给女朋友吧,省的以后再花钱买!”

“切!”易琳坐回去,打开盒子,又看了看,很小声地鄙夷:“以前对乐乐也挺大方啊!”

夜威闭嘴。

车子在餐厅门口停下,他回过神,望着她:“喜欢就拿去吧!反正也是我赢回来的,没花钱。”

易琳嘴角漾起若有似无的弧度,娇嗔道:“我当然要啦!不要白不要嘛!”

她欢喜地将手链从盒子里拿下来。

夜威下车走到她那边开了车门,高大的身影站在她边上,伸手接过了她掌心里的链子,很温柔地说着:“我帮戴。”

戴好后,他笑了一下,道:“也不知道们学校有没有禁止学生佩戴饰品的规定,好在现在是深秋,马上也要入冬了,把它藏在袖子里,老师不会看见的。”

易琳抖抖白嫩的小手,忽而皱着眉头对着夜威道:“挡到我的阳光了!”

夜威赶紧让开。

她白嫩的小手伸到了车门外,迎着阳光,一粒粒钻石璀璨生辉,特别美!

夜威乘胜追击,道:“其实,还有一条链子,配套的,我下次去赢回来给!”

“好啊!”易琳笑着下了车,主动挽上他的手臂,扬起小脸望着他:“可是,就这样带我出来吃饭,不忙吗?”

夜威有些欣喜地望着臂弯里白嫩嫩的小手:“不忙!以后每天我都带出来吃饭!保证在上课之前把送回去,不会耽误!”

“不出差吗?”她却是直视前方,根本没看他,发现这是一家火锅店,更是兴奋了:“哇~!”

夜威笑了笑,就知道她是成都长大的,喜欢吃这个:“出差啊,如果遇到特别重要的事情,实在是抽不出身,我一定会让人把美味、丰盛、可口的饭菜打包送到学校门口给!”

易琳停下了步子,抬头看着他:“以前,每天带着乐乐出来吃午餐吗?或者,往学校里给她送过吗?”

夜威有些紧张地看着她:“没有,她早晚都是回王府的,中午是在学校里吃的。”

而且那时候,乔夜乐早晚都会缠着他,早晚都是他亲自接上学、接放学的,但是易琳则不同,易琳早晚都是易擎之亲自护送,夜威想代劳,也没这个胆啊!

再加上他跟易琳虽然住在一个王府里,可基本上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。

他若是经常去夏阁探望,这份心思必然是见光死的。

他唯有中午的时候过来接她吃个饭,培养一下感情,以解相思。

不然这漫长的六年,他要如何度过?

易琳一听他以前没这样对过乔夜乐,嘴角的弧度抑制不住地往上扬。

两人进了火锅店便开始大吃大喝,酒足饭饱后,夜威看了眼时间:“还有二十分钟上课了,我送回去。”

易琳点点头:“好啊!吃的好饱,哈哈哈!”

看得出来,易琳今天的心情特别特别地好,她一直在笑,夜威也一直在笑,心里特别地安定,仿佛世界的都沉浸在曼妙梵音之中,心灵得到归属。

易琳下车的时候,站在车窗边望着他:“听说,干妈昨天给了二哥的女朋友五金!”

夜威有些心虚地点了个头:“嗯!”

易琳灵动的眼转了转,抬手对着阳光看着,道:“俱乐部有这么大牌的珠宝做赛车的奖品,还讲究配套的,这次给我手链,下次给我项链,会不会过一阵子,又出了同款的耳环、戒指什么的,一直出到五金呢?”

“咳咳咳。”夜威尴尬地轻咳了两下。

他没想到这小丫头这么聪明:“不清楚呢,可能会吧,赛车俱乐部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。”

易琳点了点头,道:“哦,我还以为,有个人会一直送,一直送,送到第五样的时候,就跟我说:我五金都给了,就是我的小媳妇了,还想不认账?我呢,其实最怕这种事情了!”

“咳咳。”夜威俊脸通红!

易琳嫌弃地看了他一眼,走到车子的后备箱,拍了一下:“打开!”

夜威无奈的摁了一个键,后备件缓缓打开。

果然,同样的珠宝袋子还有好几个,放在里面。

易琳瞧着,站在那后面顾自忙活了好一会儿,然后关了车门:“我走了,要上课,再见!”

夜威看着她一阵风一样跑远了,心里七上八下的!

不过,她没有将手链还给自己,心里多少又有些安慰。

车子开回王府,他打算将几只袋子带回套房收好,观察几天易琳的情绪,再考虑什么时候、怎么样地陆陆续续给她送。

然,当他拿着几只袋子回了套房之后,一一打开再看了一眼。

却发现,东西不对了!

项链、吊坠、耳环都不见了!

只有一对钻戒的盒子里,安静地躺着的男戒跟女戒,没人动过!

夜威想起易琳之前在车尾悉悉率率忙的一阵,心知是她拿走了的,她把五金里的四金拿走了,独独留了一个最重要的戒指没拿!

夜威的一颗心啊,就这样被这个小丫头提的七上八下的!

哀嚎一声,他扑在床上:“琳琳啊,这是什么意思啊!怎么什么都收了,却偏偏不收我这戒指呢!呜呜呜~”

而此刻,易琳摸着兜里的珠宝,嘴角含笑。

手中的笔迅速在纸上勾勒出一个很丑的人形,边上标注:乔老三,追妻之路漫漫,汝将上下而求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