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莓色版app安卓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绫清玄回到空间的椅子上,翻动着那本小说,仔细一看,有些破损。

两人以前在一起的时候,时不时会拿出来翻看。

这上面还有两人的签名和随机,记载了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。

绫清玄收起来后,zz跑了过来,挥着猪蹄子道:【宿主,给我看看呗~我平时在空间里老无聊了。】

“养花育草,哪里无聊了。”

zz看着换成了大盆的草,耳朵聋拉下来。

哼,宿主就是小气,不让它碰这个。

绫清玄没多话,掏出个上万年的宝物丢给zz玩。

第一次被自家宿主这么宠着,zz果断拿着小玩具跑到一边去。

绫清玄则衣裙摆动,走到那一角,伸手摸过去,那白雾果然又散开了。

两个角露了出来,看上去还真像是盒子。

清纯美女精致小脸蛋傍晚暖色摄影

她找到缝口,怎么用力都扒不开。

看来只有等四个角全出来再说吧。

她回眸朝着那小黑猪道:“别玩了,开启位面。”

zz玩得不亦乐乎,这可是上万年的宝贝啊。

不对,它可是一本正经又靠谱的猪,怎么能玩物丧志。

干咳两声,zz恢复正常点头道:【好哒~开启位面!】

等空间里只剩下zz的时候,空中传来声音。

(攻略……进度已……百分之十。)

【诶!】zz吓得跳起来,它一颗猪心激动的上蹿下跳。

它对着那翻涌不安的白雾说道:【快听,百分之十了,加油!】

好一会儿,那白雾才平静下来。

……

“陛下,今晚召哪位侍寝?”

绫清玄一睁眼,就看见一个高束发冠的女子在旁边站着。

她手上端着一个盘子,盘子里面横着一排雕有姓名的玉牌。

绫清玄:???

今晚杀谁?

【……宿主,是侍寝,不是挑人杀。】

绫清玄想了想刚刚这女子说的话,好像是侍寝来着。

还叫她陛下。

她拍了拍胸口,嗯,不是男人。

“陛下?”女官又喊了一声,刚想说什么,寝宫外边就传来喧闹。

“侍身要见陛下!陛下上月已与我定好时间,为何不让我进去!”

女官微蹙着眉,垂眸道:“陛下,您与兰侍君定了今晚吗?”

绫清玄还没接收剧情,但也大概猜出个七七八八。

“让他回去,今晚谁都不召。”

“可……”女官为难道:“陛下,您已拒绝多次,苏丞相希望您能早日为皇家授予皇嗣。”

绫清玄眸色微寒,看来还有人专门给她操心这个啊。

“朕多大?”

女官恭敬道:“今年已十六。”

绫清玄冷声道:“出去。”

逼她一个少女去宠幸这么多人,简直就是禽兽。

还皇嗣呢,嗣个球。

女官眉目焦急,但没说什么,毕恭毕敬出去了。

外边的声音也渐渐消失,绫清玄找到自己的龙床,躺了上去。

……不是陛下吗,陛下还睡这么个硬板床!

小姑娘自给自足,把吊床系好,开始接收剧情。

……

这个位面是女尊背景,原主绫霜是凌寒国最后一位女皇。

但这位女皇,却是个傀儡女皇,手上什么实权都没有。

凌寒国当前真正有权的人,乃丞相苏堰。

从绫霜十岁起,这位苏堰就成为了她的老师,并将她扶持为女皇。

苏堰可不是什么好人,上一任的陛下就是他整死的,让绫霜成为新的陛下,只是为了更好掌控凌寒国。

毕竟姓绫的不是他。

原主绫霜知晓自己受人掌控,便成日里装傻,纨绔且花天酒地,成天不干正事。

从两年前开始,便大肆搜罗各地美男,让他们成为自己的男人。

到目前为止,绫霜的后宫有两位君妃,四位君嫔,三位侍君,还有一些她完全忘了给名分的人,也丢在了后宫。

她搞这些就是为了保持自己不务正业的人设和膈应苏丞相。

并未跟那些人真实发生关系。

之后绫霜让苏堰琐事缠身,自己逃跑,却没想到被抓回来囚禁在宫里。

若说之前是软禁的话,这次就是实打实的囚禁了,绫霜受了不少苦,听话之后,苏堰又把她放了出来。

直到紫饶国皇女带兵吞并了凌寒国,绫霜这个傀儡女皇被五马分尸。

……

【主线任务一:不再成为被人操控的傀儡,成为拥有实权的女皇。】

【主线任务二:反吞并紫饶国,守住绫家的江山。】

绫清玄摸了摸脖子,五马分尸,好残忍好刺激。

所以她到时候也五马分尸女主好了。

【宿主,女主便是紫饶国皇女,不过她现在还在自己国家斗大臣呢,暂时不会过来。】

那本座明日找个理由去紫饶国游玩吧。

这任务一,拥有实权,就得从原剧情中出现的那位苏丞相下手。

女皇的玉玺和虎符都在他手上,苏堰每隔三日就会来宫里一趟,下次来,就是后天。

绫清玄拿出灵剑让它把自己打磨一下,等后天见到那个丞相,就一剑砍了他,把玉玺和虎符搞到手。

【……宿主不如换个方式夺得玉玺和虎符。】

什么方式?

【丞相年方二十二,洁身自好,肤白貌美易推倒,不如……色诱。】

zz刚说完,那打磨好的灵剑就飞进了空间追着它屁股戳。

【呜哇!人家错了,嘤!】

绫清玄没理会,在吊床上睡去。

……

深夜,虫鸣风动,窗户开了个口。

一阵阵冷风扫过,黑色的身影在床前窸窸窣窣了一会儿,随后猛地朝床上扑去。

“陛下!”

男人高声尖叫后,才发现扑了个空,床上没人。

冒着寒气的东西贴在那人的脖颈上,床边走近一人,他瞬间冷汗直流。

“谁?我可是陛下最宠爱的兰侍君,住手!”

“最宠爱?”

拿着剑的人冷冷清清吐出这几个字,床上的兰侍君立刻认出她的声音,惊喜道:“陛下!侍身是兰儿啊!”

男人身姿绰约陷在棉被里,寝宫并未点亮蜡烛。

还好未点,不然绫清玄就要辣眼睛了。

因为她脚边堆着的,正是那人身上的衣服。

半夜袭击,还光溜溜的扑到床上去,绫清玄差点晚节不保。

她刚一思索,兰侍君便放松下来,朝着绫清玄贴近,“陛下~兰儿自然是您最宠爱的,对兰儿说过的话都忘了吗。”

什么话?

【原主说要将兰侍君扶为君后,为他遣散后宫。】zz提醒道。

绫清玄蹙眉。

原主不是跟谁都没发生关系吗。

【但她浪啊,勾这个撩那个……】

绫清玄看着贴过来的男人,手腕一转,灵剑把他敲晕了。真想把原主做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