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app ios

寝宫。

竹秋秋咬着勺子,抬眸看了眼对面用膳优雅的皇帝。

“陛下,宴会布置完毕。”太监将清单放置一旁,“太后请您用膳后去她那一趟。”

宴会的事太后负责,应是已经弄好了。

绫清玄看着面前的菜色,指着一道吩咐,“晚膳加上这道菜。”

“是。”

为了避免浪费,皇帝的膳食样多量少,那已见底的菜色,是竹秋秋多夹了两次的菜。

竹秋秋放下碗筷,乖巧坐着,默不吭声。

苏行待在她身边后,她得需将每日发生过的事记下,让苏行调查出导致她骨骼变化的原因。

眼下对于她来说,恢复身体和内力才是最重要的。

饭桌被撤走后,绫清玄擦拭双手,打算去面见太后。

衣袖被扯住,她垂眸看去,小家伙奶呼呼一只,双眸闪烁,“皇帝,我的玉佩不见了,能帮我找找吗?”

樱桃小口粉色睡衣美眉香滑幼体清新养眼照

玉佩?

绫清玄蹲下,视线与之持平,“什么样的?”

“上边刻了翠竹,玉面呈紫青色。”竹秋秋描述道。

绫清玄:“被捉去那天丢的?”

小脑袋瓜点了点头,她撇着嘴道:“我刚刚才发现不见了的,那是……那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。”

小家伙真是心大,现在才发现自己这么重要的东西没了。

抬手捏住那软嫩的面颊,绫清玄扯了一下道:“我帮找。”

“真的?”

绫清玄点头,忍不住又捏了捏她的鼻头,“嗯。”

竹秋秋不喜身边围着人,居住的地方也极为清幽,绫清玄走后,苏行推着自己的小药车过来。

“殿下,您那玉佩在太子那,这般,是想让皇帝陛下也掺和进来?”

“想不想掺和,全看她。”竹秋秋露出手腕,给他诊断。

苏行自是看的出来自家殿下还在试探那小皇帝,只不过,经过他这几日的观察来看,那小皇帝真的对殿下挺好。

指腹搭在脉搏上,苏行眉头紧蹙,摇头道:“殿下,毫无变化。”

意料之中,竹秋秋面上并无失落。

“殿下再好好想想,出行那日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,或者,接触到了什么特殊的东西。”

那天的行程已经在竹秋秋脑海里过滤好多遍,但回想最多的,是那皇帝对自己的温柔,耐心,和宠溺。

其他……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。

碰了她的人,除了南宫玄,还有那个卢娘和壮汉们。

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,苏行捏着下巴道:“卢娘和那几个办事的,臣已检查过,除了……陛下。”

那些人被关押在天牢,他随时都能检查。

“是说,是南宫玄导致我身体的变化?”那软嫩白皙的眉头紧蹙着,徒劳显一份深沉,“可在那日出去之前,我日日与她在一起,却没有变化。”

“哦~日日在一起?”苏行挑眉道。

“苏行。”

被沉声叫了一声,苏行将两手揣进袖中,正色道:“如果殿下相信臣的话,就请殿下再得到陛下的血一次。”

眼眸微顿,竹秋秋有些不相信道:“是说他的血对我有用?”

“只是猜测而已,所以必须试试看。”苏行忽的笑道:“或许,殿下不必如此为难,只要提一下,想必陛下就会给。”

他说得倒是轻巧,那皇帝真的会给她?

竹秋秋忽然捏住自己的脸道:“我与他们皇室兄弟长相相像?”

苏行仔仔细细瞧了后说道:“不像,殿下比他们都要漂亮。”

“漂亮是指女子。”竹秋秋垂下手,眸中冷冽凌然。

苏行看着他这一身漂亮粉嫩的宫裙,一时之间还真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
“总之,殿下,要拿到哦。”

……

“这些画像是怎么回事?”

太后寝宫,绫清玄看着被宫女们挂成一排排的女子画像,直觉太后又搞出什么事来。

太后放下茶杯,笑容可掬,“这些啊,都是母后根据的生辰八字,对上的小姐们。”

绫清玄:……

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,她真想跟太后坦诚相对说说话。

太后都知道她是女的了,为何还要给她填补后宫。

“朕觉得没必要。”绫清玄一脸正色。

太后摆了摆手,宫女们全都面红耳赤的退下,瞧着那些春意盎然的小姑娘们,太后直咋舌。

瞧瞧啊,就算她家孩子是女子,也有这么多女子喜欢呢。

哎,可惜了。

等门关上后,太后才语重心长道:“玄儿,母后找人算过,命里缺贵人,必须在后宫放上一位妻子。”

“朕会算命,朕不缺。”

算命这块,绫清玄拿捏得死死的。

“母后这也是怕阴气太重,镇不住这金龙皇命。”

虽心知她是好意,但绫清玄不能接受。

“朕会挑个如意郎……贤妻的。”

小家伙现在是女的,嗯,不嫌弃,一样娶了就是。

太后:“玄儿啊……”

“母后可还其他事宜?”除了婚事之外的,应许能谈谈。

况且小家伙还这般小,等她长大也要十年之久。

太后双肩仿佛卸了担子般,她失落道:“往日都恨不得黏在我们二老身边,或是埋头扎在御书房和练功房里,可现在,却是整日里陪那公主。”

太后似想到什么,微惊,“玄儿,该不会……”

俗称,知子莫若父母,太后觉得自己猜准了,她眸色变幻道:“这般的话,倒也不是不行,但需将她的生辰八字拿来给母后看看。”

为了证明自己算命一顶一的好,绫清玄将太后的面相和运势分析了出来。

瞧着太后越来越惊愕的面容,绫清玄道:“这些多看几本相关书籍就行,所以母后,信别人,不如信我。”

太后面色微红道:“再把刚刚那最后一句重复遍?”

绫清玄:“命中还有一子。”

也就是说,不久的将来,太后还会怀孕。

太后:“胡说八道,就会哄母后开心。”

她已经九年没怀孕了,况且年纪也上去了,怎么可能……

绫清玄表示,她真没哄。

“无事的话,儿臣告退。”

绫清玄这次要走,太后没有挽留,她还沉浸在刚刚的不好意思中。绫清玄瞅着她的模样,下意识抚了一下腹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