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猫软件和丝瓜视频视频app

() 哦,净身考核。

围观的众人脑中浮现了这四个字。近年除了某些作风老派的魔法师,会如此要求自己的学徒只携带一样魔法媒介参与考核外;会出现这种状况,通常是有人买通了督察官,要给某个学徒下绊子时才会见到。

毕竟在考核场上,督察官在规定内的要求,都是学徒必须去实行的。敢说一声不,就是欢迎下次再来。

不过如今上场的女孩,没有被如此要求,但还是这么做了,不是自信满满,就是那个脑残的老师作风古板。而不管是哪一项,众人还是期待看一出好戏。有人出丑的那一种。

在书记有点恼怒的怨怼目光中,不解的哈露米抽好了签。集水、幻影、跳跃、轻物、巨力、风之结界、塑型、水渡、水中呼吸、净化,总计十个一环魔法。

在获得督察官的同意后,开始进行考核,哈露米首先使用的是幻影魔法。咒语的音调随着短魔杖的摆动而有起伏,紧接着女孩翩然一转,就出现了另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身影。两个人的动作完一致,却是左右相反。哈露米还故意用短魔杖划过另外一人的身体,示意其并无实体。

然后又是一阵咒语声,短魔杖往抬起的脚后跟一点,紧接着纵身一跃,哈露米就从考核场的一头跳到了另外一头。这正是跳跃的魔法。

落地的位置也是有讲究的,女孩直接来到成堆的测试用道具前。也没有什么咒语声,就是往一块大石头一点,直接把不规则的形状变成了方方正正的长条型。实在是前一阵子做砖头,做得太熟练的,才会想也没想,就顺手做出一块超大型板砖。

接着就是在受诅咒的道具区,挑了个奇怪的灯座出来。进到限制魔法范围的结界内,才开始施展净化的魔法。而缭绕在灯座上的黑气,随着短魔杖喷射出来的白光而逐渐消退,直到银制的灯座再度闪亮如新。

哈露米又来到武器区之前,朝着一具攻城重弩施展轻物术。在咒文声中,得要几个成年男性同时使劲,才搬得起的重物却如羽毛一般,轻轻巧巧地被短魔杖举起。耍弄一阵之后,立刻施展巨力术,将重弩拉开,摆上了那姆指粗的铁弩箭,朝自己的同伴一抛。“卡雅!”

绑着两条大辫子的褐肤女孩,利落地接住抛来的武器,一个转身成半跪姿,稳稳地端住重弩。在围观众人错愕中,直接扣下扳机。哈露米才刚施展完风之结界,就见到铁弩箭直奔自己的身躯而来。

要知道风之结界是利用空气流动,来使飞行武器偏转轨迹。但假如武器本身够强劲,是有可能无视偏转,直接命中目标的。而攻城用重弩,无疑是属于这一种类。

暖暖夕阳下温柔下温柔少女秀美腿图片

不过林相当重视这个魔法,毕竟冒险在外,最怕暗箭。要是看到箭矢飞来,就吓得不知所措,站挺挺的给人射死,那不如在家好好待着。所以他除了帮两个小徒弟特训之外,女孩们平常时的玩闹,竟然也有拿着自家的重弩互射,然后偏转其轨道的游戏。

考核场摆放的这具重弩,虽然块头比自家的大了不少,份量也多上几分,但射出来的劲道却是略有不足。所以哈露米一个甩身摆手,就将铁弩箭带偏,射往天花板。

强大的冲击力依旧无法让弩箭射穿魔法加固过的石砖,打折的箭身重重落地,闷响声同时在众人心中回荡,脑门则是一阵冷汗。不过女孩就像没事般,随手掸了掸袍子,就往一处布置有限制范围的魔法阵走去。

启动魔法阵。瞬间将近两人高的透明光墙,将女孩圈在其中。哈露米先是为自己加持了水渡术,接着就是使用集水术。魔法召唤而来的水流,被限制在光墙内,自然越积越高。女孩也因为有水渡术的加持,始终站在水面上。

当水蓄满了一人多的高度,她便停止考核至今,法力消耗最大的集水术。毕竟这个小泳池中的水量可不少,再加上之前已经施展了八个魔法,持续施展集水术,以她累积的魔力权能来说还是有些费劲。

终于来到最后一个魔法,哈露米朝着自己的同伴摆摆手,笑了笑,短魔杖一点,就解除掉水渡术的加持,整个人掉进水中。

落进水里的女孩睁开眼,不慌不忙地施展最后一个魔法──水中呼吸。魔法完成之后,哈露米稳稳地站在水底,一张口就是一阵气泡往上冒。

至此,十个魔法施展完毕。督察官露出满意的微笑,亲切地说:“的考核已经合格了,解除魔法出来吧。”

虽然高兴自己通过了考核,但这时哈露米却是有些为难地看着四周。在室内弄出这么一个小泳池来,一解除掉限制范围的魔法结界,不是得要淹大水了。开头只想着如何施展这十个魔法,却没想到怎么收拾残局。

督察官似乎是察觉到刚晋级的小学徒心思,笑着说道:“先出来吧。那些水,我来想办法。”

再一次施展跳跃术,窜出水面的女孩稳稳地落在魔法结界之外。督察官却是将手中的魔杖一指一拨,水池中的水开始旋转,形成一个水龙卷。而且越是旋转,水量便越少,直到完消失。

不动声色地露出这一手,围观的众学徒难免赞叹。本人却是不以为意,朝着来到身前的女孩,微笑着说:“做得很好,希望能在魔法的道路上持续迈进。”

哈露米躬身行了一礼后,就换卡雅上场。

同样的报备、行礼、抽签。卡雅抽到的十个魔法是集水、发火、起风、土块、亮光、感电、聆听、动物会话、暗视和召唤魔偶。除了集水跟哈露米重复之外,其他的魔法竟都是不同的项目。

同样一身普通长袍的黑发褐肤女孩,紧了紧手中的短魔杖,深吸了一口气。杖尖朝着身前点了四点,四个魔法连续施展而出──集水、发火、土块、感电。分别形成了四个拳头大小的球体,保持着相同的间隔,依序为水球、火球、泥球和一颗闪烁着电光的蓝色光球。

随着短魔杖在空中画了个圈,再一扬就是:“起风。”风势由下而上,四颗漂浮在半空的球体顿时解离,夹杂在风中,形成四道水风、火风、砂风和游走着电光的风,袭向不远处的靶子上。

接着使用的是聆听魔法,目标是要找出在抽签之时,确认有需要动物配合的魔法后,由书记暗中释放出的一只小型魔兽。这时在同样替自己施展了聆听魔法的人,隐约可以听见一个声音。如同孩童一般,戏谑地不停说着:“来找我呀。”“你找不到的。”之类的话语。

依循着声音,寻找方向,卡雅的视线在考核室的一角不停游走。她将短魔杖轻触眉心,两道微弱到难以看见的红光罩上双眼,这便是暗视术。

很快在黑暗的角落,找到疑似的身影,卡雅二话不说,就是一记亮光术。堪比林在地球所看过的聚光灯光线,一个圆圈的亮光范围罩住了一只正闲晃着的老鼠。在发觉左逃右窜,始终跑不出那圈亮光后,老鼠索性不跑了,就这么靠在墙边,立起身,和女孩眼对眼。

卡雅为自己加持了动物会话的魔法,就这么发出吱吱声响,和老鼠对话了起来。

卡雅:乖,自己过来我这边。

老鼠:你想得美,愚蠢的人类。

事实上,有这样的对话,动物会话这个魔法就算过关了。之前考核的学徒,有需要这些小魔兽配合的,哪一个不是被骂愚蠢、白痴,被这群豢养来配合学徒考核已久的魔兽,极尽鄙视之能事。

不过卡雅是什么脾气,之前林在教两个女孩训练动物时,可从来没有一条是主人被鄙视了,还要拿着肉去巴结狗这么一回事。不听话就是要教训,揍一顿最直接,反正皮粗肉糙不怕打。再者训练动物,可不会大费周章的用魔法来和动物沟通。听不懂人话,只有变成狗肉一途。

卡雅:快过来,要不然我会教训你。

老鼠:笑不敢呢,小丫头。我看过的学徒,比看过的人还多。以为我会怕你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妞。

卡雅:……我不考了,我要去找条猫来咬死你。

老鼠:吱吱,怎么不自己来咬。就那点本事,过来老子就一尾巴甩死。

“喵,喵喵。”:丫头,打个商量如何。把我放出来,我帮咬死那只耗子。老娘看他不爽已经很久了,趁今天把事情都给解决了,如何。

“汪,汪汪。”:别,别,让我来。小妞,我保证帮逮住那只耗子,让去交差。放我出来就行了,好不好!好不好!

这时一堆有魔兽血统的小动物,部鼓噪了起来。

卡雅:可以,你们在哪里?

老鼠:喂!死小孩,真来!

卡雅:不玩死你这只鼠辈,我不当人了。

老鼠:别,别这样,我过来了,我过来了。别放他们出来。

在亮光之下的老鼠,忙不迭四肢小跑到卡雅面前,前脚合握,像是在求饶。卡雅却是脸色严肃手插腰,朝关着各式各样小型魔兽的区域一指。“吱吱吱。”:自己回笼子里。

老鼠:知道了。火气别那么大,小心老得快。

卡雅:什么!

在众人的目光中,老鼠跑回了自己的笼子,还灵巧地用尾巴带上门栓,就好像从来没有出去过一样。这一幕,震撼了大多数的人类,在动物眼中却是再正常不过,理由就是卡雅身上的气味。

在大贤者之塔时,两个女孩驯养着抱回来的幼兽。在一起的一个多月时间,身上难免沾染了一些味道。尽管只是幼体,但对在场的小型魔兽而言,那可是不折不扣的上位魔兽气味。

这也是一开始,女孩被小兽厌恶的原因。但只要卡雅表现得够强势,就会被这些小兽当成上位魔兽同样等级的存在来看待,自然是言出法随,无往不利。